渡水

自锄明月种梅花。

Serenade—Dan Gibson

夕颜—能登麻美子

真是温柔啊w

。连青

……依然是个摸鱼,校园向。
有原梗,但是我忘了是在哪里的了……
仿佛突破了自己的耻度QAQQQQ明明也没有什么……

啊,如果要起个名字,就叫春天里。(——毫不负责地乱起XDD)

一目连按约定走到了文学院,在楼下却没有看见青坊主的身影。他边等边环顾四周。下午二点半的院子里人居然不少。樱花树伫立在暖色的阳光下。他看到青坊主和一个姑娘站在树荫底下。一目连不想打断别人的交谈,但突然泛起的阵阵好奇促使他也走到了树边。

“学长……”如同挽留般的语气。她轻轻握住对方的手腕。
青坊主似乎想避开,但并没有。他另一只手不知所以地摸了摸耳边的发丝,向后退了一步。
“……抱歉。”
受到拒绝的女子沉默片刻,微微皱了下眉,盯着对方问道:
“我本以为我会是不一样的……为什么?……真的不可能吗?”
“……对不起,”他松开女子握着自己的手,“谢谢,作为我也可以理解你,但是……我是不会答应你的。”
“那么,你有喜欢的人么?”
“这是无关的事了。”青坊主回答的刹那有风从远方划过,一目连没有听清他的回答,心中却无来由地蔓生出与那姑娘类似的叹息,又带着几分莫名的希望。

女子离开后青坊主才记起约定,正要朝楼边走去。一目连却从他身后过来,微笑道:“事情处理完了,可以走了吗?”
他心下了然,看对方不仅没有不悦反而还带着点调侃的语气,无奈叹气道:“你……都听到了?”
“没听见多少,碰巧而已。”
青坊主无意识地咬了下嘴唇。“久等了。”
他几乎笑出声来,“没必要这样啊,我知道你总是很受欢迎的。”特意把受欢迎三个字咬得重些,使得青坊主脸微微发热地避开了这个话题:“那么,走吧。”
“等等。”一目连突然凑近,将落在对方长发上的花瓣轻轻拂去。

他们如同散步一般漫然走在到校图书馆的路上。明媚的春日阳光抛洒在道旁层层叠叠欣欣然生长的植株上,鲜绿的叶片闪烁而摇曳着。一个过路的学生甚至只穿短袖,朝着不知道是什么方向的方向奔跑。坐在长凳上的女子心满意足地迎着阳光互相聊天。
一目连走在青坊主的身后,相隔大约一米的距离。他有时想要缩短,但这样已然成为了习惯,于是默默注视对方的背影,不由升腾起一种难以言述的温暖与柔和。他记起刚才女子所问的最后一个问题,露出了浅淡的笑意。
“她问的最后一个问题,能告诉我答案吗?”
青坊主没听清似的愣了一下才转过头:“……什么?”
一目连走到他身边。“只是突然想问你,有没有喜欢过什么人。”
并未像以往被问及这种问题时那般以“不曾”二字回答,青坊主陷入了沉默。长久的沉默本身足以表明问题的结果,他知道自己一直在这样掩盖,或许还带着点自欺欺人的意味——除此之外别无他法。但当一目连也站在他面前,并以若不经意的语气提及时,青坊主不禁想,如果说出来,会怎么样呢。或许再也不能这样自然而融洽地共同度过一段时光了,或许再也看不见那对着自己的微笑。他不愿逾越这条界限,仅仅是现在这样便已足够。可是先逾越这条线的,居然会是你啊。
“为何……要问这个?”
回答他的同样也是长久的沉寂。一目连注视着他的眼睛,从刚才起,青坊主难以察觉的神色变化便一下一下地敲动他心中最柔软的所在。青坊主眼中闪现的那种不知所措的、茫然的困窘使他想要再靠近一步,去拥抱对方。不,从更久之前,他就想这样做了啊。阳光真是过于温暖了,他看见青坊主在目光相对的一瞬间似乎有些脸红,然后自顾自地朝图书馆的方向前去。
……这样吗。一目连突然有些好笑地追上去。

图书馆依然是坐满了——同时也站了许多——认真翻书的学生。有些是喜欢在这中氛围下写东西,有些则是为了找素材而翻书。但是还是安安静静,没有什么声响。挤满了一排排木质的高高大大的书架。有些书页是古旧而泛了黄的,摩擦产生出细碎而脆弱的声响。他们不怎么讲究地靠着书架边席地而坐,至少这样不会挡路。
同往日一样,他们各归各地寻找大大小小的书籍。也许这便是最合适的状态了。青坊主总是一次拿来好几本陌生的册子堆在一旁,一本接一本翻开,迅速而仔细地阅读前几页的作者介绍和大略内容等东西,然后露出无奈和失望的表情重新塞回去。多次重复之后,他叹了口气,将下巴搭在膝盖。
“没找到?”
点头。
“那么明天一起去隔壁的大图书馆找吧。……嗯,也可能是被谁借走了。”
青坊主突然挨近了对方,抬起头凝视他的眼睛。是的,一目连的眼睛总是带着柔和的笑意,对任何人都是一样的。正这么想着,一目连轻笑了一声,说道:
“如果那个人是我就好了。青坊主,你知道我在说什么。”
又将陷入突然的寂静了吗。

“我是在说,和我在一起吧。
“……本来不想这么早说啊……”一目连的声音渐渐轻得像是呢喃。

青坊主突然反应过来似的,由原本的略微惊讶转而变为不可置信。
“请不要戏弄我……连。”
但他又像是要沉思些什么,忽然微笑了。
“也许我需要点时间,但是……”
一目连将手覆上他的,慢慢地握紧。

那句话没有说完,就消散在这不断生长着的春天里。

终于找到这首ww

洁净温柔,如同岸边美人鱼眼中的雪花一般的歌声呐。

江山此夜。——河图

似乎是倾尽天下的变调版,不过我觉得比倾尽好听。非常非常安静,如同一片回忆里,落雪的宫殿与禅院盛放的红梅。——我记得网易云那里的热评有一点意思。

就是这样。

好久没有存歌了吗。

有没有人吃妖琴师x小fu蝶……

小fu蝶的那个表情,要抱抱,真是太可爱了。传记三里,傲娇的琴居然也意外地温柔XDD不过小青虫不是单细胞生物呀,难道是草履虫?(……住口!)

……嗯,我觉得这两个在气质和颜方面都相当般配w

离开了琴的虫子其实是变成了蝶飞回他的指尖。这样,就很温暖。

啊,况且小fu蝶会跳舞会摇铃铛唱歌,阿琴会弹琴。(。极其的有艺术气息呢

(话说,这对是叫琴蝶么www



—温柔本是无用之物,只会遭人欺凌。

—没什么好怕的,有我在。

—有什么烦恼吗

—我的力量借你一用。




愿这世界温柔。

  那个一目连,大概会是个容易被许多女性爱慕的人,她想。他的话不多,却并不像青坊主那样不善言辞。相反,总有一种温和又恰到好处的魅力。但她同时也敏锐地注意到,每当青坊主开始说话,他都会以一种不同寻常的温柔的神色注视着对方。而这是青坊主、甚至一目连自己都从来不曾察觉到的。但她是绝对不会看错的。因为在十多年前,尚未离去的丈夫便是用这样的目光注视着她。

  于是她发出了一声叹息。 ……是的,我的确已经太老了啊。



大江东去:

每次听港乐这版我都会鼻子发酸

张敬轩最好的表现,永远都在live


三生烟火,一世无邪